政务网点
> 健康 >

小书大来头(一)

京华网 2017-03-20 14:03
话说有这么一本小书,首次刊行于上世纪初,虽然只有140多页,却惊动了两位国家元首亲笔作序。 这两位元首,一位是徐世昌,1919年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。 另一位是曹锟,时任直隶督军、1923年担任中华民国大总统。 这两位大人物都有“污点”,比如徐是袁世凯的

  话说有这么一本小书,首次刊行于上世纪初,虽然只有140多页,却惊动了两位国家元首亲笔作序。

  这两位元首,一位是徐世昌,1919年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。

小书大来头(一)

  另一位是曹锟,时任直隶督军、1923年担任中华民国大总统。

小书大来头(一)

  这两位大人物都有“污点”,比如徐是袁世凯的忠实盟友兼粉丝,而曹也留下了个“贿选”大总统的恶名。

  但历史这东西往往很复杂,尤其是当时政坛比较混乱,是是非非很难分辨。白居易有两句诗,“向使当初身便死,一生真伪复谁知”,套用在当时的很多人身上,估计都很合适。

  所以我们不多谈政治,只说这本小书《传染病八种证治晰疑》——两位大人物写序,你就说厉害不厉害!

小书大来头(一)

旧版

小书大来头(一)

新版

  那你有没有想过,这么重磅的政坛人物,为什么要给一本讲传染病的专业书籍作序?

  说来话长。不骗你,真的话长。

  “传染病”有大有小,如果传染性极强并且导致人口大量死亡,那就是烈性传染病,也叫“瘟疫”。

  有个叫《瘟疫公司》的游戏,游戏规则就是发动病毒攻势,以消灭全世界人类为目的。这游戏还真是挺有趣……呃不,挺变态!

小书大来头(一)

严重“三观不正”,我一定是玩了假游戏

  现在说起来可能有人不信,历史上,由于医疗水平低、卫生条件差,再加上战乱不断,瘟疫发生的频率非常之高,虽然不像游戏里这样灭绝人类,但给人类带来的打击也是极其沉痛。不光中国这样,外国也是。

  作为杀伤力最强的瘟疫之一,鼠疫(plague)是由鼠疫杆菌引起的烈性传染病,其病源体广泛寄居于鼠类及旱獭等野生啮齿动物体内,由带菌跳蚤叮咬引起人类鼠疫,发生腺鼠疫、肺鼠疫及败血症型鼠疫。

  鼠疫感染者因严重呼吸困难和缺氧,造成皮肤出血坏死,患者皮肤呈紫黑色。所以,鼠疫还有个更恐怖的名字,就是“黑死病”。

小书大来头(一)

绘画作品中的欧洲中世纪鼠疫

  对于这个病,我们现在说得再热闹,听起来也可能没什么感觉,毕竟离自己的生活太遥远。

  但说远也不远,最近几年国内就有好几例,报纸都报道了。

  2012年9月,四川一位牧民在食用旱獭后感染鼠疫,两天后高烧不止,5天后住院治疗,当天即不治身亡。

  2014年7月,甘肃玉门有人捡到一只死旱獭喂狗,不幸感染鼠疫后身亡。当地排查与死者密切接触的151人,全部进行隔离,并对相关地区实行了为期9天的封锁隔离。

  你看看,即使是现在,感染了鼠疫仍然有生命危险,何况几十年、几百年以前呢。

  历史上,每逢鼠疫大爆发,都会发生人口大量死亡、尸横遍野的惨象。

  据载,第一次有记录的鼠疫大流行,发生在公元541-542年,导致罗马帝国1/3人口死亡。据说,拜占庭每天都有5000-10000人死亡。

  这还只是个开始。在随后的200多年里,鼠疫扩散到地中海沿岸、法国、爱尔兰、不列颠等国。有人认为,这次鼠疫共致死2500万人,甚至有人认为,死亡人数达到1亿。

  第二次有记录的鼠疫大流行,持续的时间更长。学界认为,这次鼠疫始于14世纪20年代,结束于19世纪初,达到近500年。

  1348年,鼠疫在意大利、西班牙、法国和英格兰等国爆发;以意大利佛罗伦萨为例,9.5万人口在一年内病死了一大半。

  次年,鼠疫传至奥地利、匈牙利、瑞士、德意志各诸侯国。1350年,传至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和北欧。

  由于缺乏治疗手段,人类社会对其束手无策,鼠疫在此后几百年里多次复发。

小书大来头(一)

欧洲中世纪关于鼠疫患者的绘画

  很多船只,因为水手全部丧生无人驾驶,长时间在海面上漂荡,变成了幽灵船。

小书大来头(一)

  德普船长,好久不见!

小书大来头(一)

名作《死亡的胜利》,据信以黑死病为创作背景

  有10名意大利青年男女为了躲避鼠疫,逃到了乡间别墅,每天讲故事消磨时间,一共讲了10天,结果就讲出来一本《十日谈》。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作者卜伽丘是这么说的。

小书大来头(一)

10个人聊啊聊,居然聊出来一本世界名著……

  就连万有引力的发现,据说也跟鼠疫有关系。如果不是因为剑桥的学校停课,牛顿就不会去乡下;不去乡下就没那么多苹果,牛顿就不会被砸到脑袋;如果不是被苹果砸到脑袋,牛顿就不会想到万有引力;如果没有发现万有引力,人类物理史乃至人类科技……艾玛不敢想,太可怕了……

小书大来头(一)

  据统计,第二次鼠疫大流行,导致欧洲2400万人死亡。中国也没能幸免,仅在华北三省,死亡人数即超过1000万。

  明朝万历八年(1580年),“大同瘟疫大作,十室九病,传染者接踵而亡,数口之家,一染此疫,十有一二甚至阖门不起者”。

  离大同不远的太原:“大疫流行,灵柩出城者踵相接”。

  又蔓延到河南:“(洛阳)疫死者枕藉于街市”、“(新乡)人相食,大疫。死者枕藉,至不能殓,填弃沟壑。”

  之后消停了还不到50年,从明崇祯六年(1633年)起,关于瘟疫的记载又陆续出现——

  山西兴县:“天行瘟疫,朝发夕死。至一夜之内,一家尽死孑遗。百姓惊逃,城为之空。”

  山西大同:“瘟疫大作,吊问绝迹,岁大饥。”

  陕西凤翔等县:“居民阖室俱毙,野无人烟。”

  河南开封:“死者十九,灭绝者无数。”

  河南荥阳:“民死不隔户,三月路无人行。”

  还有北京:“上天降灾,瘟疫流行,自八月至今,传染至盛。有一、二日亡者,有朝染夕亡者,日每不下数百人,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,排门逐户,无一保全……一人染疫,传及阖家,两月丧亡……以致棺蒿充途,哀号满路。”

  明朝官员把北京城的疫情归罪于李自成进京,但其实在此之前,疫情就已经非常严重,以致极大地削弱了北京城明军的防御力量。

  所以说,并不是李自成带来瘟疫,反倒是瘟疫帮助李自成攻陷了北京。但李自成之所以很快撤出北京,疫情很可能也是重要原因之一,而不只是因为山海关总兵吴三桂“冲天一怒为红颜”,请满洲援兵入关。

  不过,李自成虽然不能替北京背黑锅,但要对河北的疫情负责。因为闯军撤出北京后,很快把鼠疫扩散到了河北北部。“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五日闯贼入怀来,十六日移营东去。是年凡贼所经地方,皆大疫,不经者不疫”。

  总体来说,这么理解就好了——

 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,改变了欧洲历史;

 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,改变了欧洲历史和中国历史。

  接下来要说的第三次鼠疫大流行,就跟本文开头提到的这本《传染病八种证治晰疑》有很大关系。

  (to be continue……)


健康频道合作联系方式

电子邮箱:501841734@qq.com

联系电话:18600017545

合作Q Q:501841734